热衷于我流水文
cp文乙女向流水账
随缘产出
万一哪天找不见了就是挂了
谢绝ky

糖-咸菜养老日常【狗草】

短小一发完
最近总觉得
有人偷吃我的糖
无脑OOC严重 慎点
――――――以下正文
竂里传来一声绵远而凄厉的长啸―― “谁动了我的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”
离发声源最近的彼岸花吓得缩进了花里一声不吭,房间里的辉夜姬一哆嗦差点摔了蓬莱玉枝,厨房里的三尾狐一把丢出去刚捏好的寿司。
跑的最快的山兔镰鼬妖琴师和蜜桃芥子迅速赶来,看到了抱着糖盒子欲哭无泪的仓鸮阿妈。 “芥子小姐呜呜呜呜呜……”仓鸮眼泪终于还是绝了堤,白色琵琶袖上袄终于还是不负众望的花掉了。
“所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?”一脸惊恐的蜜桃真纪问道。
“就是,有人拿了阿妈的糖。”彼岸花从花里站起来拍了拍和服下摆,一脸镇定。
“居然有人拿了阿妈的糖?那还真是……堪比狸猫了……”芥子小姐笑着抽出板子,二话不说又把路过的狸猫打了一遍。
“芥子小姐,你再打狸猫先生就要死掉了……”山兔忍不住说,毕竟她还是对出门喝酒顺路会给她带苹果糖的狸猫先生蛮有好感。
“啊抱歉失礼了。”芥子回过神,停下了。
“桃花小姐!救命啊!”狸猫逃跑的速度,和山兔有的一拼了。目的地是前院樱花桃花那里,自从芥子来到之后,狸猫表示无比感谢两位可爱的小姐姐,两位奶妈表示,压力山大,明明阿妈都不带她俩出门居然还增加了工作量,连出去玩的时间都没有了,想去找阿妈谈谈。
可是谈话对象阿妈此刻正满院子找跳跳妹妹借番茄。
“跳妹!在哪呀?”阿妈在虫师的协助下艰难的上了房顶俯视整个院子,辉夜姬和阎魔则去了跳跳妹妹的房间。
“阿妈,后院。”虫师已经看见带着番茄的跳跳妹妹在和狸花猫玩耍。
“呼呼~毛茸茸~”跳跳妹妹摸着狸花猫。
“跳妹~早~”仓鸮揉揉番茄。
“啊,是阿妈,有什么事吗?”跳跳妹妹回过头。
“跳妹啊~就是想借用一下番茄找一下偷吃糖的人。哦呵呵呵呵呵~”仓鸮笑嘻嘻的说,不过面色不怎么好看。
“好的阿妈~”跳妹抱起番茄。
仓鸮从袖子里掏出糖盒。
番茄嗅了嗅,径直跑向前院。
仓鸮掏出神行符给自己贴上,紧跟番茄身后,一头半长发随风飞舞,听上去似乎蛮好看,实际上,是蛮吓人的――脸被头发遮住大半且随风飞舞,如果忽略掉对襟袄的绣花和下身的折裙是蓝色的,似乎就和日本的贞子似的。
吓得树上的大天狗一哆嗦。 掉了几片毛,落到番茄的头上,害的番茄也打了一个喷嚏,朝着树上狂吠不止。
“早啊~狗子~嗯?”仓鸮笑眯眯的看着树上的大天狗。
“欸?阿妈发生了什么吗?”萤草嘴里似乎含着什么似的,声音有些含混不清。
“草儿你吃了啥?”仓鸮摘掉神行符,嗅到了水蜜桃的轻甜。
“欸?怎么了吗?”萤草歪了歪头。
“没什么,只是……”仓鸮抽出雪走,“想和大天狗切磋一下,而已。”
“芥子,偷我糖的人找到了。”
“花花,过来补个花海。”
“辉夜,过来补个幻境。”
“阎妮子,过来把狗子沉默一下。”
仓鸮甩出四张传讯符,顺势 对准大天狗来了套胧华雪月斩。
“吾不就是给小草拿了几块糖吗?”被冻住之前大天狗发出凄厉的辩解。
“滚蛋吧,有CP的傻狗子!”再次挥刀,大天狗,卒。

end.

后来,仓鸮阿妈被狗草二人合力暴打,并无比庆幸自己给自己下了占卜之印。(划掉)

评论(6)
热度(6)
© 旅鴞-owl | Powered by LOFTER